356bet独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佳作欣赏 >> 内容

菊 儿 ——回忆外婆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录入 塞上)  时间:2015-9-16 22:52:00 点击:

菊   儿 ——回忆外婆

                                                                                                                                             ( 塞上  摄)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外婆的名字。 

           那年秋天,我和母亲到山坡上挖野菜,看见坡地上开着各种颜色的野花,许多花我都叫不出名字。只知道那淡白的是苦菜花,那金黄的是野菊花。风一吹,菊花就翻起波浪,满坡满坡摇动着金色的铃铛。我就对着满眼的菊花叫起来:菊儿!菊儿!
    
           山坳里也有一种和我一样的声音,而且那声音不停地响起来,一声连着一声,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喊的更起劲儿了:菊儿——菊儿——  ”
           妈妈从对面山上跑过来,说:再不要喊了,你听听,满天下都在喊菊儿。
           我问妈妈:"菊花不让人喊它吗?花也会生气吗?"
           妈妈说:"你外婆的小名叫菊儿,只有比你外婆年纪大辈份高的人才能叫她的小名,以后你可不能再叫了,啊!"
           我明白了,大人的小名是不能随便叫的。我心里想,外婆的小名怎么和野花是一个名字呢?是因为外婆也是山里人吗?是外婆也很香吗?总之,我再也不能喊菊儿

           快过年了,妈妈让我去接外婆来我们家过年。路上,外婆在前面走,我跟在外婆后面。下坡的时候,外婆说:踩着我的脚印,身子侧着,就不会摔跤。上坡的时候,外婆说:拉着我的衣角,轻轻拉着,心里稳了,就不会慌了。
           来到一个平坦的山梁上,我和外婆停下来休息。已是深冬,山野上很荒凉,除了一片片麦苗儿是绿的,没有别的颜色。
           忽然,我在一块岩石旁边看见了几朵野菊花,花瓣很细小,每一瓣都捧着几颗露珠,我俯下脸,嗅到淡淡的香味儿,没错,就是菊花的香味儿。我脱口而出叫了一声:菊儿!却又突然想起,我是不能喊菊儿的,菊儿是外婆的乳名啊!我抬起头看见外婆正在看着我笑,于是,我对着大山喊外婆!外婆!群山回应着我的呼喊,我高兴极了!外婆一边听着我叫她,一边呵呵的笑啊笑啊......


           此后多年,在我整个童年时代,我一直把菊花叫外婆花。没有人知道,世界上有一种花叫外婆花,这是只有我一个人使用的秘密花名。


          我们家住在一个叫做慢坡的坡上,秋天,慢坡上开满了野菊花,成了花的海洋。我多想大声的叫它们菊儿,可是,菊儿是外婆的乳名啊!我就对着满坡的菊花,向着远处的青山,大声喊:    外婆——外婆——群山回应着我的呼喊,满天下都叫着外婆。
          满山的菊花,满山的外婆,有这么多外婆守着山,守着我,有这么多香喷喷的外婆,我小小的心感到一种幸福。
     
     
          又是一个秋天,外婆病重的日子,有一天,外婆把我叫到她床前。
          外婆的脸又瘦又黄,她的声音很低:乖孩子,叫我一声:菊儿
          我怯生生叫了一声菊儿
          外婆微微的笑了,轻轻地答应着。
          我又喊她菊儿——” 没有回应。
        “菊儿!菊儿!我大声的喊着,可是,外婆走了。这世上有一个名字,我再也叫不答应了。
 
          春天,我在外婆坟头栽了很多菊花。
          菊花开的时候,我对着满山遍野的菊花喊:
        “菊儿——菊儿——菊儿——”
         山野里到处都在回响着外婆的名字……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录入 塞上)
  • 上一篇:半个父亲在疼
  • 下一篇: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356bet独赢_356bet邮箱无法验证_356bet备用‘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