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剧 本 >> 内容

美丽人生路

作者:翠梅 录入:翠梅 来源:原创? 时间:2015-8-20 23:01:18 点击:

引子??

山头空景 卫小红的(特写 中景)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陕北农村女孩,向往着繁华的都市生活,但由于家庭贫困,我的大学梦破灭了,为了生活,我要走出山沟沟,活出我的价值,历经打拼,我的美容院成立了,它践行着农村娃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

?

第一幕


时间:2007年7月

地点:美容院内

人物:顾客甲、乙、小红、美容师A

场景:[高楼林立,繁华热闹的延长县县城正街上一所投资十几万、规模宏大的美容院——“北京同仁御颜”赫然醒目]

[室内:设备陈设井然有序,环境幽雅,美容产品品种多样,种类齐全。一块由江泽民题字:“发扬同仁堂质量第一的优良传统为人民保健事业服务”的牌匾格外显目。顾客络绎不绝,美容院总经理卫小红正在热情地接待顾客。顾客甲走进来]

小红:“刘姐来了,今天还是做面护吧?”

顾客甲:(对小红)“对,每星期来做一次感觉很轻松,所以到时间就来了。”

小红:“对,就是要坚持做,效果才好。”

(顾客乙做完起身要走)卫小红:“(来到她身边问)怎么样,感觉舒服吗?”

顾客乙:“全身轻松多了,皮肤也很有光泽。”

美容师A:“李姐再见,有空就过来了。”

顾客乙:“你们做的这么好,我当然会常来。”(说罢,转身出去)

卫小红看着如今的美容店,想起曾经为办起这所美容店的艰难坎坷,思绪回到了过去。

?

第二幕


时间:2003年8月

人物:卫小红 父亲 母亲

场景:延长县安河镇莫见村卫小红家。莫见村:一个高原偏僻的小村,住着15、6户人家,卫小红家在高原畔上的三孔土窑洞里。夜晚,一家人在灯下围着饭桌吃饭,炕上放着饭桌,父亲盘膝而坐,母亲在一侧盛饭。卫小红坐在炕沿上)

卫:“爸,我现在毕业了,打算去外边学点本事”

父亲:“你想学什么本事了?”

卫:“我喜欢美容,我想学”

母亲:“美容?美容是什么东西?”

卫:“妈,美容就是做皮肤护理,使皮肤永远年轻”

母亲:“什么?皮肤还要美容,还能永远年轻了?”

[转身问孩子爸]

母亲:“他爸,你知道什么是美容吗?”

父亲:“听说就是人家躺在床上,给人家脸上按摩了”

母亲:(惊奇的)“啊?那能了?一个女娃娃家咋在人家脸上摸甚了,那绝对不能”

卫:“妈,你不懂,(你害不下),这个行业现在可热门了”

母亲:妈不懂,你懂!再热门也不行!你才多大嘛,就张不懂李不懂,唉,气死我了。(生气地坐在炕沿上)

卫:(痛苦而无奈地)妈……

父亲:“学那得多少钱?”

卫:“我听我们老师说去西安的专业学校学要五六千。”

母亲:“五六千?咱们家一下哪来那么多钱?”

(父亲沉默,低下头不说话,小红看看爸妈也不再做声,各自吃着饭,沉思着……夜深了,整个村子显得更加寂静,卫小红躺在炕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她想:家里穷,没钱,我不能难为父母。明天,我就去县城打工赚钱,等自己攒够学费再出去学习,我一定要学好美容专业,实现自己开家美容院的理想]

(天刚亮,卫小红悄悄起床挑满水缸,打扫了院子,又开始做饭。)

母亲醒了问:“起来这么早做甚了?不能再睡一阵?”

卫:[端起一碗荷包蛋递给了母亲]“妈,你先喝点汤,(然后,一边做饭一边说)我知道咱家没钱,弟弟也在上学,我想自己去延长打工挣钱,等挣够了钱,再去学美容。”

母亲:(一听愣住了,忙说) “那咋行了?一个女娃娃家,出门打工能做甚了?那可不能,你哪里不要去,有我和你爸爸。你才17岁,出门我和你爸爸不放心”[转身朝里屋喊],“他爸,快起,你看你的女子要走哪里去了。”

[父亲一边往起提鞋,一边从里屋出来]

父亲:“我听见了,唉,娃娃毕业了,闲到家里也不是个事。可是,送你出去学本事,咱家又没那么多钱,唉,都怪你爸没本事。”

[转身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递给父亲,一边找来凳子让父亲坐下]

卫:(体贴地接过话)“爸,你不要说了,你为了我和弟,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罪,我和弟弟感激你还来不及了,你不要再怨自己了。我现在长大了,想学点本事,自己挣钱供自己那又有甚了,人家外国人的娃娃长到十六七,学校一毕业,家里大人就不管了,还不是自己挣钱养活自己,创事业了。爸,你就放心让我出去吧。”

母亲着急地说:“人家外国人是外国人,咱中国人可不行,一个女娃娃家,才十六七岁,妈还舍不得让你出去受罪。”

[卫爱怜的拉住妈妈的手,亲切的说]:“妈,我出去是找活干,不是受罪,再说我大了,总不能一辈子都让你养着吧?”

父亲:“孩子的想法对着了,要不就给咱们村的张雨说一下,人家在延长城里开个饭馆,生意也还不错,不行先让娃娃就在那儿做着,一个村里的乡里乡亲的,娃娃就在那儿做,咱也放心。”

母亲:(伤心的)死老汉,娃娃那么小就出去受苦,你就舍得了?(用手擦拭眼角快要流出的眼泪。

卫:(忙笑着,摇着妈妈的手)妈,你心疼我,舍不得我吃苦,我都知道了。可是妈,我这不是出阁受苦,受罪,我是为自己的理想去奋斗。做我自己想做的的事,再苦也是高兴的。我将来成了美容师,第一个就把你美的跟天仙一样。

母亲:(一下子破涕为笑)死女子,从小口巧,就会说,你妈都几十岁的老婆子了,还能美成天仙!

(卫小红搂着母亲笑着)

父亲:(对小红妈)那就早点儿吃饭,吃了我和娃娃一起去延长找张雨看行不行。

母亲:我还能说什么,你们老的小的都同意了,我还能说什么。

卫:(高兴的)我就知道妈妈肯定支持我,谢谢吗。(转身)也谢谢爸。

母亲:(高兴的)死女子,跟你大你妈还讲客套。

卫:(一边收拾饭桌一边高兴喊)开饭啦?

?第三幕



时间:一年后

人物:卫小红 酒店经理(张雨) 众服务员

场景:延长县翠屏大酒店,晚上十点刚下班,餐厅收拾整洁,众服务员准备离去。

服务员甲:小红,我们一起走吧!

卫:你先走吧,我找经理有点事。

服务员甲:那我先走了,拜拜。

卫:拜拜

[ 卫小红转身回去,敲“经理室”的门]

经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延长新闻”]“请进(卫推门进去),噢,是小红,咋还没回去?有什么事了?”

卫:“叔,我有话给你说了。”

经理:“哦?来坐下说”(从热水器接了杯水递给小红)

卫:(接过水杯放在茶几上)“叔,我来你这儿一年多了,你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照顾我,我很感谢。现在,我想去西安学美容,今天就是想跟你说,你再另找一个服务员吧,等你找好了,我就走了。”

经理:(疑惑的)“什么?你要走?那不行。你来了这一年多,里里外外给老叔帮了那么多忙,老叔还准备给你长工资了。你咋说不干就不干了?我和你爸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拜把子兄弟,老叔就把你当自个的闺女看。这美容咱就不去学了,等你再干两年有经验了,叔就把这饭店交给你,还没你那个美容赚钱?”

卫:“叔,我就想学美容了,当初来你这做服务员也是为了攒钱学美容。现在,我不能再耽搁了,请叔叔理解我。”

经理:“你和你爸妈说好了?再没商量的余地了?”

卫:“叔,我知道你为我好,舍不得我走,可是我真的很想学美容,请你原谅我。”

经理:(无奈的)“好,好吧,既然你有你的打算,我也就不为难你了。准备什么时候走了?”

卫:“等你再雇好服务员了,就走。”

经理:“那你的钱够吗?”

卫:“够了,这一年多的工资我都存起来了,有五六千了,够了”

经理:“什么?五六千?你打算学多长时间?一个月?几天?”

卫:“估计得一年”

经理:“憨侄女,你当西安是咱莫见村,一天吃喝拉撒不要钱?在那里,除了学费你还要吃了,住了,哪天没个几十块钱,天能得黑了?”

卫:“我知道了,可我可以节省点”

经理:“节省?节省也不能把嘴缝上吧?要不,你先在咱们这的美容店干着,先学点基本的东西,等入了门再出去深造,这样学的扎实还省钱。”

卫:(笑着说)“这倒是个好办法,我咋没想到,姜还是老的辣。”

经理:“既然你对美容那么上心,那老叔也不强留你了。(从抽屉里取出两千元)这是你这两个月的工资,长余的算这一年多,老叔给你的奖励。”

卫:“这不行,太多了,我只拿工资就行了。”

经理:“别争了。咋了?怕你将来美容店办大了,发了财,老叔老了穷了,连累你了?”

卫:“不,不是”

经理:“那就对了,好了,快拿上,明天就别来上班了,看街上哪家美容店好就在哪家学吧”

卫:(感激的)“谢谢叔,可这钱我还是不能多要。(拿出一千元给经理)”

经理:(又把钱推过去)“你看你这个娃娃,和你老叔还客气了,着一年你为老叔的店没少操心。这是你应该拿的。再不要推辞了,快装好。不早了,回去吧。敢不敢走?不敢让小王送你去”

卫:“没事,还早着了,我敢走了。叔,那我就走了。以后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

经理:“好了,那你走,路上小心点。”
?

第四幕


时间:半年后

地点:延长县长途汽车站

人物:卫小红 父亲 母亲

场景:车站上,父母送小红去西安,父亲把小红的行李袋放到行李架上。

母亲:“车票装好了没有?”

卫:“装好了”

母亲:“钱装好了没?放在哪个包包了?路上操心点”

卫:“妈,你放心,我操心着了,你和我爸爸快回去吧。”

[车子发动,司机喊着“西安,走了,西安”]

卫:(坐到车上)“妈,你和爸爸多保重,自己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母亲:(拭去眼角的泪水)“没事,你走吧”

父亲:(从车上下来)“到了,给家打个电话”

卫:(扭过头,强忍着泪水)“知道了,你们回去吧”

(车缓缓出站,卫看着车窗外身影渐渐模糊了的父母,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

第五幕


时间:2005年8月(一年后)

地点:西安一家美容店

人物:美容店老板(李总) 卫小红 服务生

场景:一所一流的大型美容店,美容师和卫小红正井然有序的忙碌着)

服务生过来喊:“卫小红,李总找你”

卫:(对身边的美容师):“对不起,我出去一下”

(来到“经理室”,敲门)

李总:“请进”

卫:“李总,你找我?”

李总:“噢,坐”

卫:“谢谢” (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李总:(拿出一个一级美容师证书,递给卫小红)“经过上次考核,你的一级美容师证书发下来了。”

卫:(惊喜的起身接过证书)“真的吗?”

李总:“你一年的学期也满了,有什么打算吗?”

卫:“我想回去,自己开家美容店。”

李总:(恳切的)“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让你留下来在我这儿干,我可以高薪聘你”

卫:“谢谢李总这么看得起我,但是我一直想自己开个美容院,这几年也做了不少的努力,可还只是个梦。(歉意的笑了笑)让你失望了,对不起啊”

李总:“我知道你是一个干事业的人,一年内学得这么精,我开了这么多年的店,你还是第一个。你也知道这一年来很多顾客都是冲着你的手艺来的,如果你走了,我担心对美容店会有影响,你也知道,现在的美容业虽然很火,但是竞争很激烈,所以,我请你先别走,留下来再帮我干一年”

卫:(低头沉思良久,微笑着)“好吧,“‘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就再干一年,这不只是为帮你,我自己也可以多积累些经验。”

李总:(惊喜而感激的)“真的留下来了?太谢谢你了”

卫:(坚定地)“留下来了,谢什么,我以后还少不了要向你请教呢”

李总:“太好了,就这么定了,下午我请客”

卫:“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俩人高兴的把手握在一起)
?

第六幕


时间:又是一年后

地点:延长县莫见村

人物:卫小红 弟弟 父亲 母亲 司机

场景:卫小红家,父母亲在家杀鸡,煮饭,张罗着迎接女儿回家。

父亲:(蹲在门外洗鸡,一边对正在择菜的卫母说话了):“听说咱娃在那边可有出息了,一个月就能挣一千多元,说是什么一级美容师了”

母亲:(喜滋滋的)“咱那娃娃就认死理儿,想下个什么非要死牛顶倒墙,唉,这几年把娃娃受的,吃了不少苦,现在总算学成了,一个月一千多,一年就是一万多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停下手里的活)哎,他爸,娃没说回来住多久,再走不啦?该不会又住两天就走吧?”

父亲:“电话上没说,唉,娃娃大了,现在又有事业了,去年不是说好回来吗?可是老板硬不让,还不是没回来,最后还不是又在西安多待了一年。”

(鸡已洗好,父亲站起来看看表)

父亲:“应该快到家了吧,我赶紧把鸡炖上。娃他妈,你也快点,别让娃娃进家门了还吃不上一口热饭。”

母亲:“知道了”

(父母亲到屋内忙着煮饭)

[卫和弟弟坐着出租车行驶在回莫见村的路上,一边聊天,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卫:“我出去才三四年,家乡的变化就这么大。栽起了这么多的树”

弟弟:“可不,这几年退耕还林,咱们家的林地一年国家都给补助上万元的钱呢”

卫:“是吗?那地都不种了?”

弟弟:“那当然了,爸和妈常说咱家现在有钱了,想让你早点回来,这下可好了”

……

弟弟:(对司机说)“咦,这么快就到了,就在前面那个院子里了,停车吧。”

(司机将车停下,卫和弟弟下车拿行李,卫招呼司机,打发司机离去)

弟弟:(大声喊)“爸,妈,我姐回来了。”

(父母闻声从家中迎出来,一家人高兴的团聚,卫母不由得又流下眼泪。)

父亲:“娃娃好好的回来了,你哭甚了?”

母亲:(一边用衣袖抹眼泪,一边笑着说)“我这是高兴嘛。”

卫:(抱住妈妈也禁不住泪流满面)“妈,我好想你。”

父亲:“好了,好了,快回屋说吧。”

(卫进屋整理行李,父母忙着收拾饭菜,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

卫:“嗬!这么香啊,还是家里的饭好吃。妈,我在西安常都想你做的洋芋擦擦,还有和杂面了。西安的饭又贵又没你做得好吃。 ”

母亲:(高兴的)“好吃,就多吃点。以后哪里也别去了,待在家里,妈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弟弟:“我姐还能闲待着?人家明天就准备上延长,自己开美容店了。”

(父母一听都愣住了)

父母:“什么?明儿就走了?”

卫:“爸,妈,你们别着急,我回来就不走了。就留在咱延长开个美容院,将来把你们也接到县城去住,不好吗?”

父亲:“孩子,不是爸给你泼凉水了,办美容院那可不是说句话,那么容易。爸辛苦了这半辈子了也不敢有那个想法。那可是有本事人干的事,你一个女娃娃家,还不到二十的人能干个甚?”

母亲:“哎呀,那可不敢,小红,听妈说,你才多大了,开美容店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卫:“爸,妈,你们听我说,开美容院的确不是个容易事,但也没你们想的那么难,我在西安的美容院,老板也是个女的,人家不是干得挺好的吗?一年收入有十来万了,而且,我在她那也学到好多东西,你们相信我,我一定能做好。”

父亲:“不行,不行!这可绝对不行。你说你喜欢美容这个职业,学个手艺将来能有碗饭吃,这就行了。你现在又要自己办个美容院,那就是做生意了,做生意那可是要投资了,投资就有赔有赚,你一旦把钱投进去,生意不好了,赔了咋办?再说,你一个女娃娃家还没成家,出头露面做生意,那咋行了?”

母亲:(着急的)“对,你爸说的对,一个女娃娃家做生意就是不行,叫人家都笑话死了。你常不听人说成家立业,那意思就是说先要成家,后才能立业。你见人家谁没成家就立业的。还不要说你一个女娃娃家的。你好好听你爸爸的话,乖乖的待在家里,过一两年,寻个好人家,一结婚,我和你爸也就了了一桩心事。”

卫:“妈,你怎么还是老脑筋,都什么年代了,女娃娃家咋了?女娃娃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事业?你看咱村的那些女娃娃,学校一毕业随便找个人家生儿育女,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围着锅台转。我不甘心过这样的日子,难道你就希望你的女儿围着锅台过一辈子吗?我当初学美容就是想有个自己的美容院,这几年我吃了那么多苦,现在放弃了,那不是半途而废了。你们就相信我,让我开店吧!”

父亲:(生气的)“不行,你这样让村里人耻笑我老卫没本事,养不起女儿。”

卫:(痛苦的)“爸,你怎么这么想……”

父亲:(坚决地)“别说了,这事不许再提”

(说完,甩下筷子站起身,出了门)

母亲:(忙站起来)“他爸,?你去哪儿?饭还没吃呢?”

父亲:(头也不回的)“不吃了,我出去走走!”

(卫难过的离开饭桌,躲进里屋哭泣)

第七幕


时间:当日晚上

地点:卫家

人物:卫小红 父亲 母亲

场景:灯光下,卫母纳着鞋底,卫父盘膝坐在炕桌前,一边抽烟,一边皱着眉头

母亲:“他爸,你也别生气,咱那死女子,你还不知道,从小就倔,认定的事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你不让她办美容院,能管住了?”

父亲:“管不住?倒翻天了,还不都是你惯的,娃娃想做甚就做甚,这下倒没辙了?”

母亲:“我惯的?当初我不让娃娃学美容,是不是你让去的?现在都怨我了?”

父亲:(生气的)“别说了,麻烦死了!”

卫:(从门里进来)“爸,妈,你们别吵了,听我说说我的计划,听了,如果你们觉得能行,咱就开,不行,咱们再商量”

父亲:“有什么好商量的。这个店绝对不许开,老子又不是养活不了你。”

卫:(伤心的)“爸,你别生气,如果我开这个店真的让你那么没面子,那我就不开了。从小到大, 爸总是那么疼我,(泣不成声,停顿)我不愿意再惹爸爸生气。”

(忍着泪水回到自己的屋里,倒在被子上哭泣,父母沉默着,屋子静极了。许久,父亲磕掉烟锅里的烟灰)

父亲:“唉,是不是咱的这脑筋真的跟不上时代了?”

母亲:“谁晓的了?你看把娃娃伤心的,要不咱就听听娃娃的计划?”

父亲:“唉,谁让咱生了这么一个倔女子呢(沉默了一会儿)你过去叫小红过来,说说她打算怎么开那个美容院”

母亲(下了炕,走进里屋):“小红,不要哭了,快起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的脾气,刀子嘴,豆腐心。这不,让我叫你过去了,你把你的打算好好跟你爸爸说,不管咋说,你爸也是为你好了,快别哭了”

卫:(擦干眼泪跟着妈妈来到炕前,倒了杯水递给父亲)“爸,你喝点水。”

父亲:(接过水杯,放在炕桌上)“坐下吧!”

卫:(坐在炕沿上)“谢谢爸”(泪水又溢出眼眶)

(父亲心疼的看着女儿)

母亲:(怜爱的看着女儿)“好好跟你爸说说。”

卫:(用手擦去泪水,坚强的抬起头,亲切的说)“爸,其实开美容院,我也知道不容易,我很慎重的考虑过,从去年我就开始谋划了。现在,基本上有个规划了。目前,美容产品种类繁多,有功效型的保养型的,有走日化线的,有走专业线的。要办好美容店最重要的是要选好产品,咱开美容店主要是让大家变得漂亮,健康,以保健养颜为目的。所以,在西安我花了一年的时间,考察了好多产品,跑了许多美容院进行调查,我决定加盟‘北京同仁堂化妆品’,因为北京同仁堂有三百三十七的历史,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负盛名的中药企业。自创建以来,一直是皇家御药的传统老字号。在制作工艺上,精艺求精,保质量,求珍品,在国内外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和荣誉度,是全国第一批驰名商标,江泽民总书记还为同仁堂题了词,人家现在在上海和香港都有上市公司。我们的美容店开了就是它们的连锁店。”

母亲:“真的那么好?可不敢叫人骗了。”

卫:“妈,骗不了。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要讲诚信,以诚信为本,才能有生意做。人家是不会骗咱的。而且在咱们延安的中延国际也有同仁堂御颜的专柜,安塞、志丹、甘泉也有大规模的美容院。”

父亲:“那就是说这同仁堂是品牌产品,质量和兴誉都不用担心了。”

卫:(高兴的)“对,爸,你也知道品牌效益了。”

父亲:“你当你爸真是个大老粗,什么也不懂?”

卫:(亲切的)“爸,我是说你思想新嘛。”

父亲:(高兴的)“就别笑话你爸了,再说说接下来咋弄?

卫:“产品选定了,再就是要考虑资金和管理了。昨天,我回来就去延长的各个美容店转了转,美容店倒是开了不少,但是环境都比较差,管理也比较落后,所以,我想咱一定要办一个环境一流、设备一流、管理一流的美容店。尤其是美容师的手法一定要准确到位,让大家来到美容店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温馨、舒适,全身心得到放松……”

父亲:“从哪里去找美容师?”

卫:“这个不用咱担心,人家公司免费为咱们培训美容师,咱们聘来的美容师都是专业培训合格后,才可以上岗。”

父亲:“开这个美容店,需要多少钱?”

卫:(沉思了一下)“我初步预算了一下,租房子、搞装璜、买设备,以及预付首批产品款大约需要十来万吧。”

母亲:(吃惊的)“十来万?”

父亲:(看了母亲一眼)“你以为开个美容院就像说句话那么简单。”

卫:“爸,妈,你们不要着急,只要你们同意我办,资金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

母亲:“你自己解决?,你一个女娃娃家能有什么办法?那十来万可不是刮风逮来的。”

(父亲沉思不语)

卫:“妈,我可以搞信贷,现在国家政策好,支持产业开发,只要项目合理,计划可行,银行就给借贷款了”

父亲:“接贷款?利息是多少?”

卫:“百分之一点二吧。”

父亲:“那利息可不低哩,如果效益不好,赔了可就栽大了。”

卫:(自信而诚恳的)“爸,你就放心吧!我在美容院干了这几年了,我相信,只要产品可靠、管理到位、售后服务好就一定有效益。而且,咱们同仁堂产品丰富,高中低档都有,专为每个家庭设计,各个阶层的人都可以享受我们的产品,你还担心什么了?”

父亲:“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塌实了。可办事业可不是说话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爸是心疼你要吃大苦了,而爸却给你一点忙也帮不上。(转身对母亲)娃他妈,这几年退耕还林,咱不是还攒了五 六万吗?(对小红)本来是攒着给你弟弟上学、娶媳妇用的,现在就取出来,你先用吧。”

卫:(感激的)“爸,我不要,你还是留着给弟弟吧。”

父亲:“唉,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弟弟还小,你急用就先用吧!”

母亲:(担心的)“小红,想好了,咱可是挣起赔不起啊,那一投资可就是十来万了呀。”

父亲:(沉思了一会儿)“是啊,小红,要不你再考察考察这产品到底靠得住靠不住,如果产品选错了,那投资可就全泡汤了呀!”

卫:(沉默了一会儿)“爸,要不我再去中延国际和安塞、志丹、甘泉各地去看看那些美容院办的咋样,等实际考察后,再做决定。”

父亲:“那先就这么定了,你早点睡吧。明天先去各地看看再说吧!”

卫:(激动地)“爸,那你也早点睡吧!”
?

?

第八幕


时间:第二天上午

地点:中延国际专柜

人物:卫小红 售货员 顾客

景:中延国际“同仁堂御颜”专柜,产品琳琅满目,柜台前站满了正在挑选产品的顾客,售货员小姐正在热情地向顾客介绍产品。

顾客甲:“小姐,请你给我拿两盒珍珠口服液吧”

售货员:“咦,你不是昨天刚买了两盒的那位顾客吗?”

顾客甲:“是啊,昨天是给妈妈买的。她一直在服用同仁堂的珍珠口服液。我妈都五十多岁了,可是喝了口服液后,脸上的皮肤变得又光滑又有光泽,就连身上的皮肤也变得光滑了。现在,已经用了半年了,眼角的鱼尾纹全没了,就连脸上的老年斑也不见了,看上去比我还年轻呢。我的皮肤有些粗糙、暗淡,她建议我也买两盒。”

售货员:“是啊,我们的珍珠口服液卖的得的确很好,顾客反映效果特别好,大多是回头客。

它是我们同仁堂的主打产品,有时候都卖的没货呢。”

顾客乙:(插言道)“这同仁堂就是不错,我们单位有好多人都在用,我脸上的妊娠斑用了好多油都去不掉,用了同仁堂的净白修复套装以后,你看,现在脸上的斑明显变淡了。(对售货员)哎,你再给我取一套净白修复套装吧!”

售货员:(递上产品)“谢谢,欢迎您下次再来!”

顾客丙:“同仁堂的产品的确不错,现在的美容产品太多了,都搞不清楚到底哪个好,可是大家都很信任同仁堂产品,因为人家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再差也差不到哪去……”

卫:(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脸上露出微笑,她走上前去)“小姐,你看一下我的皮肤,给我选一套适合我年龄和皮肤的产品吧!”

售货员:(看了看卫)“小姐,你肤质很好,是中性皮肤,只要用同仁堂的基础护扶品就可以了”

卫:“那一套得多少钱?”

售货员:“我给您算算,洗面奶、营养水、乳液、日霜、晚霜,一共是178元。”

卫:“啊,这么便宜,不是说同仁堂是品牌产品,价格很贵的吗?你给我选一套最贵的吧!”

售货员:“对不起,小姐。买护肤品是要根据自己的肤质和年龄来选择。我们同仁堂的产品最大特点就是根据不同的年龄,不同的肤质来研制的。有很强的针对性。只要选择适合自己产品就一定会有效果。不是说产品越贵效果就越好。”

卫:(满意的笑了笑说)“噢,对不起,谢谢你的介绍。我想知道你们同仁堂的产品好卖吗?顾客都满意吗,平均每天的销售量是多少?”

售货员:“你也来半天了,你自己不会看吗?销量我不告诉你,告诉你怕把你吓死,不要说在中延国际,就是在延安城也是数我们的产品卖得火哩。怎么,你是查户口的还是来买产品的?”

卫:(高兴而不好意思的)“噢,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随便看看”

售货员:(不高兴的)“神经病,看不见我这么忙,还来打搅。”

第九幕


时间:下午

地点:安塞

人物:卫小红 顾客 美容院经理

场景:卫小红风尘仆仆地来到安塞美容院,美容院内生意红火环境幽雅、舒适,做护理的人很多,秩序井然。美容师们认真地做着护理。售货台前,美容院经理正与一等待做护理的顾客谈笑风生。

卫在美容院外敲门。

经理:“请进”(服务生开门)

卫:(走进来)“打扰一下,我找一下你们美容院的老总。”

经理:“我就是,欢迎光临。请这边坐。”

卫:(不好意思的)“我想参观一下你们的美容院,可以吗?”

经理:(疑惑地看着卫)“参观~~美容院?”

卫:“哦,我是延长人,叫卫小红(拿出一级美容师证)我也是搞美容的……”

经理:(恍然大悟)“噢,你是想来我这儿干活?太好了!太好了!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呢。我这生意是越来越红火,顾客越来越多,已经有十几个美容师了,可是还是不够……”

卫:“经理,谢谢你,我是想在延长也办个同仁堂美容院,但是,对产品的销售情况不了解,想实地了解一下……”

经理:(这才恍然大悟)“哈哈,你看我,这下我明白了,你是不放心产品的销售来我这儿考察来了”

卫:(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恩”

经理:“好吧,你就参观参观(一边领着卫观看,美容师一边介绍)这你算走对地方了,看在咱们都是同行的份上,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你选择‘北京同仁御颜’算你有眼力。你看我这店,你看这顾客,我们从早上八点上班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点左右,十几个美容师每天忙得连饭都吃不上,你说这销售怎么样?还不是人家产品质量可靠吗?不瞒你说,我开了十来年美容院了,一开始上的产品不是同仁堂的,生意一直不景气,光产品换了两三次,可是换来换去都不行,那可真是‘山穷水尽’啊。这一次经过多方考察后,才选准了同仁堂,因为产品质量有保证,才有了今天这‘柳暗花明’啊(顿了顿,欣然地)你知道吗,咱同仁堂御颜的质量,江泽民总书记都亲自题了词呢!我现在才明白:顾客的满意就是质量啊。(亲切的)我这些话是因为你在延长开美容院,我才对你讲。如果你要是安塞人,我才不会对你说,说了还怕你和我抢生意哩!”

卫:(高兴的)“谢谢你,谢谢你!”
?

第十幕


时间:又一天

地点:志丹、甘泉

人物:卫小红

场景:卫小红去志丹美容院、甘泉美容院

画外音:
卫:“通过这次考察,我更坚定了对同仁堂御颜的信任,坚定了我办美容院的信念。对,马上回去,办自己的美容院。”
?
?

第十一幕


时间:2007年7月

地点:美容院

人物:卫小红 美容师 顾客甲 顾客乙 顾客丙

场景:[切回第一幕——卫“陷入沉思”,回忆结束,]卫小红依然激动地擦掉眼角的泪水,欣慰的微笑着起身,走进美容室内,美容师们正在认真的、专注的给顾客做护理。

卫小红(走到一个美容师旁边发现手法太重,很潦草,就停下来,和蔼的说):“手指应该放平实,动作要轻一些。因为皮肤实在太娇嫩了,它像花一样,需要精心的呵护,稍不留心就会拉伤皮肤。所以,我们不能有一点马虎……”

美容师:(歉疚地)“知道了,卫总,对不起,一后会注意的”

顾客甲:(赞赏地)“卫总,您对顾客这么负责,怪不得大家都这么信任‘同仁堂御颜’。”

卫:“没什么,美容店就应该这样,让大家觉得放心,才会享受得开心嘛。”

顾客甲:“您说的太对了”

[说话间又进来一位顾客(大约三十多岁、皮肤干燥,暗黄)]

卫:“您好!欢迎光临”

顾客乙:“您是卫总吗?”

卫:“是啊,(指着凳子)你坐吧”

顾客乙:“您看看我的皮肤,已经做了好几年护理了,可是才三十几岁的人,眼角、口角一直起小皱纹,而且每次洗脸后,如果不及时擦油,就会感觉皮肤绷得很紧,如果一次不用护肤品,脸就会脱皮……”

卫:(看了看她的脸)“你这是中干性皮肤,由于你毛孔细小,皮脂腺分泌少,所以,肌肤细腻,但没有光泽,表皮脆而薄,易松弛脱屑,对阳光、化妆品耐受性差,所以,很容易出现皱纹,过早流露出衰老痕迹。”

顾客乙:“哎呀,你说的太对了。那你说我应该用什么护肤品。”

卫:“针对你的肤质,我建议你用葡萄籽润白补保湿系列,这一系列产品专为中干性皮肤设计,而且,葡萄籽中的花青素具有帮助皮肤增强氧气交换的能力,能有效的抵抗皮肤氧化衰老,还能够修复受伤胶原蛋白和弹性纤维,保持肌肤美的健康。”

顾客丙:(正在做护理)“哦,我就是中干性皮肤,用了这个产品才一个月,眼角的小皱纹淡化了许多。而且,价格还不贵,一套才一百一十多元。”

顾客乙:“我就是听了我们单位的同事说,这儿的产品质量可靠,老板又懂技术,手法做的好,我才来的。(对小红)那我就听你的,你给我拿一套吧。”

(卫小红招呼顾客来到售货厅,让服务员去结帐。这时,电话铃响起)

卫小红:“您好!我是北京同仁御颜卫小红,很高兴为您服务。”

电话:您好!我是延安电视台黄土人家电视剧制作中心,听说你一个农村女孩子,顶着各种压力,历经艰辛和坎坷走出了一条创业之路,为广大农村青年树起了榜样,我们想请你谈谈你的创业历程和感受,可以吗?

卫小红: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美丽之路。谢谢你们,再见。

剧终


作者:翠梅 录入:翠梅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桃花劫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356bet独赢_356bet邮箱无法验证_356bet备用‘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