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bet独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356bet备用‘ >> 内容

转九曲

作者:李毅 录入:李毅 来源:原创  时间:2019-3-31 23:25:16 点击:

       转九曲,又称转灯、九曲灯会,全称九曲黄河阵,是在我国黄河流域特别是陕北地区流传着的一种社火形式。它起源于军事,运用于祀神,最初带有宗教迷信色彩,属于一种民俗性祭奠老子的活动,人们为的是祈求神灵保佑,在一年内驱逐邪魔,消灾免难,获得安宁健康。

相传在殷纣时期,《封神榜》中三仙岛的三位娘娘(云霄、琼霄、碧霄)为了给兄长赵公明报仇雪恨,费尽心思,在西岐用母亲河布下“九曲黄河阵”,乱拿阐教门徒,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闻知门徒被困,便下凡解救,破了“三霄”的黄河阵,致“三霄”阵破身亡。后世道教徒为了纪念教祖的丰功伟绩,用灯盏相连象征黄河,精心设计了所谓的“九曲黄河阵”图。每年举行道教活动时,成群结队的人们沿曲曲折折的阵道转来转去,祈祷国泰平安,吉祥如意。自封建社会立了玉帝庙、三官庙(天官、地官、人官)和古佛殿后,不仅在陕北乃至全国各地每年正月十四至十六日都要大摆三天黄河灯会。据《帝京物略》记载:正月十一日至十六日,乡村人缚秸作棚,周悬杂灯,门径曲折,藏三、四里,入者如不得径,即久迷不出,曰“黄河九曲阵”也。由此可见,在明朝时,转九曲在民间就已盛行起来,并一代一代流传至今,大约已有300多年了。
       延长县同样以自古相传下来的习惯而年年举行此会。2019年春节系列文化活动,县上除了组织第三届大型春节文艺晚会,由三支秧歌队上街展演和集中汇演外,还精心安排了上元节(即元宵节)九曲黄河灯会,当地人称此活动为转九曲或转灯,规模宏大,盛况空前,驰名周边各县。
       当初,灯场一般设在平整宽敞离村子较近的地方,人们用高粱杆剪成长一米左右,横、竖各倒栽十九行,共361根,象征全年的天数(连同阵门共367根)。杆间相距一米,上面放上用泥捏成或者用洋芋、萝卜挖成的“灯碗”,倒上清油,放上棉花捻子(有时也用蜡烛),罩上五色纸灯罩。栽好以后,也正好形成一个四方城城图,城内设有九个小城,九个小城以金、木、水、火、土、日、月、罗喉、计都九个星宿,也象征九道门。灯场的进、出门挽松柏枝、插红旗、粘吊子、贴对联、挂红灯。东、西、南、北、中贴五方贴。真是大城套小城,小城连大城。灯场栽好未点燃,便有一对对刚结婚或者结婚多年至今还没有小子(男孩)的夫妇们提前来转此灯(也叫转黑灯),据传说转了此灯能生小子。另外还要在灯场一侧用一块席子围成房子形的模样,里边放上桌子,桌子上放上一只盛满米的插香斗,把所有的神位写在纸牌上,插于中,两边放上香、黄裱、酒盅、祭品等,这就是转灯时请来各路神仙就位的地方,俗称“神台”(也叫“神堂”)。而在灯场的另一侧,还要放上一张四方的高桌,高桌上放上炕桌,炕桌上扣上斗,斗上扣上升子,升子上扣上半升,半升上扣上各升,然后在每层的四角都放上面灯,这便是所谓的灯山,供各路神仙观赏。
       转九曲起场后,首先去谒庙(祭庙)。谒庙,由本村的会长或年老者提着灯笼,拿着黄香、黄裱及面卷、白面圪塔、捞饭等祭品在前引路,随后跟着由伞头领头,在锣鼓家什伴奏下的秧歌队到本村的庙院前祭神。谒庙完毕,秧歌队来到灯场后,伞头便用唱秧歌的形式,在神堂前安神,请先生念祭文及背灯山围风,然后转灯开始。在整个灯场灯光闪烁,焰火通天,鞭炮齐鸣时,伞头领头秧歌队在锣鼓家什的伴奏下唱一首进门秧歌。然后以求来年消灾免难,四季平安,心想事成的男女老少,手拿黄香拖儿带女依次进场,共同游转。转罢灯,出灯场后,伞头又要用唱秧歌的形式,来到神堂前进行送神。随后,人们开始偷灯。偷灯在默许的情况下进行,每人偷一两只,回家放在财神灶君前或者门楣上,让没有能来转灯的人也共享快乐,永久平安。当地民间有偷灯是偷福之说。也说偷了绿灯生女子,偷了红灯生小子……这样红火热闹的转灯就此结束。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大部分地方已经把转九曲演变成一种大众化的民俗游艺娱乐活动,和秧歌舞、社火等一起演出,后来逐步发展为一项民间文化艺术。
       延长县今年元宵节的转九曲活动从正月十三晚上点灯放礼炮开始,十五过了子夜结束。连续三昼夜,槐里坪新区广场人聚成海,川流不息。特别是夜幕降临,361盏灯同时点亮,夜幕下显得五光十色,万紫千红(后来有了电,九曲中的灯自然由五颜六色的彩色灯泡取代)。锣鼓唢呐齐奏,秧歌队打头进入九曲连环阵,更是皆大欢喜,高潮一浪接着一浪。俗话说:转九曲,消灾驱病,人活九十九。因此,转九曲男女老少,人人不误,可以说是万人空巷。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我县转九曲人数每晚按两万计算,三天六、七万,加上白天自转的共计有八万人之多,如此盛大空前的场面我还真没见过。我隐隐约约记得,小时候在村里有过扭秧歌转九曲活动,再在前些年延安影视城我转过九曲,不过那是在白天,只有我们几个人在随意转,没有意境和气氛,更没有今天的激情和阵势。
       正月十四那天晚上,也就是灯会的第二天晚上,我独自一人去转灯,妻子于前一天已去过,不想再去。儿子是记者,说今晚有县上领导转灯,早早走了。路上遇见去转灯的人可多哩,部分周围的居民选择步行,远处的人有的骑着电动车摩托车,有的打的或开着自己的爱车却寸步难行,有的则坐着公交车都快挤成“肉夹馍”了!我随着人流到了广场一看,呀!黑压压的到处是人。灯场设在广场中央,被许许多多的红灯笼围起来,九曲灯加上周边的路灯以及广场高空中悬着的几盏白炽灯,把整个广场映照得亮如白昼。还不到晚上7点,转灯就已经开始了,进出口处向外一直延伸到路口的长队两旁站着至少几十名整装的警察在维持着秩序。高音喇叭一边播放着音乐,一边重复着县公安局关于安全的公告。有几个人看挤不进去,便想“打道回府”了。我不想半途而废,只好等待。排队的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以致于把护绳都挣断了,害得警察小伙跑来跑去,大声喊叫。这里边有青年人,也有抱孩子的妇女,我们小区的老贺用轮椅推着八十几岁的老爸也来了,农队上的一个姑娘扶着她老妈,我说你小心别让人推倒。这时,音乐声停,锣鼓唢呐声响起,号声长鸣,快看!秧歌队过来了,后面跟着几位雄赳赳气昂昂的中年人,可能谁也没注意到,他们就是我县的父母官、决策人,几位县长书记们,他们也来转灯,寻求延长的发展大计。紧跟在后面的是平民百姓,干部群众。哎,好不容易轮到我进入九曲方阵,我长出一口气,随着音响跟在人群后边,大摇大摆地转了有半个多小时,才走出九曲出口,浑身感到一阵轻松。我朝后一看,后面的的队伍还长着呢,还有不少人正往来赶呢。
       
回家的路上,我老在想,是什么力量促使这么多的人乐此不疲地参与转九曲呢?不可否认有很多人是求财的、求官的、求吉祥的、求平安的,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迷信观念在逐渐淡化,如今转九曲的人也并不一定求这求那,他们大多图的是红火热闹,图的是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图的是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他们坚信明朝更辉煌!
       弯弯曲曲的黄河,一泻千余里,河水养育了岸边千千万万的儿女,同时也给沿途留下了许多优美动听的故事。流传于黄河流域的转九曲,即“九曲黄河阵”,将会像九曲黄河一样,永远世代相袭,经久不衰。
 


作者:李毅 录入:李毅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南泥湾的春天
  • 下一篇:感恩说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356bet独赢_356bet邮箱无法验证_356bet备用‘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