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bet独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356bet备用‘ >> 内容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

作者:贞德(黄宝玲) 录入:贞德(黄宝玲) 来源:原创  时间:2018-7-25 18:45:09 点击: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

(配图来源于网络)

“三转一响一卡嚓”对于二十一世纪的年青人来说,恐怕是一个很陌生的话题。就让六十年代出生的我说说它的变革吧。

“三转一响一卡嚓”是六十年代、七十年代,新人结婚最长眼的结婚家当“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谁家女娃男娃结婚当日,陕北唢呐敲锣打鼓声起,结婚大院内一片祥和热闹景致。这时邻居姨高声的说“哎呀呀,看看,看看人家娃结婚那台气,婆家好光景啊,女娃跟着咱后生幸福了。”这句话出来,保险让在场的男女老少,特别是个别没结婚的女娃暗暗用心,“不找个光景好的,不出嫁女!”。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开启了中国改革的大舞台。伴随着国家重大决策的出台,座落在陕北黄土高原的延长石油矿,也在国家改革的起跑线上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这一年,我十二岁。正赶上那个“三转一响一卡嚓”的年代。我的父亲1954年延安西北党校转业回家乡,1958年又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优先被延长永坪油矿招录到油矿,成为一名石油人。石油父亲也让我家五个兄妹,成为地地道道延长又一代石油娃。
     记事中,我家居住在早先年不知道什么人,开山挖洞约十几平方米的土窑洞中。那时,我家最现代化的一响,就如那时石油父亲常定制的《大众电影》书一样大小,蓝色的小收音机。它是已经上高中的大哥,父母亲平时给他一分两分钱积攒的吧,总之家里添了会唱歌,说普通话的,一家人生活质量提高了。特别是我,很珍爱哥哥买回来的宝贝家当。上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开收音机。机头上插两根明晃晃的不锈钢长棒,小心转动几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优美的男女声音就播放出来了。父亲的新闻节目,二哥的“薛仁贵征西”,“智取威虎山” ,还“林海雪原”评书,我的唱歌台,在一家人不同的频道中播出。哎呀,生活真快乐,幸福啊!

为了让心爱的收音机永远保持干净崭新的模样,我特意把我漂亮的小手绢盖上,一天擦拭几篇。一次我开机听着音乐,想着再擦擦我的宝贝,就顺手拿了湿布,擦收音机线。“妈呀!”,我的胳膊被一阵猛烈的电流袭来,吓得我什么都不顾冲刺般跑出家门,眼泪都跳出来了,蹲在院子里久久不敢回家。后来知道湿布触电后线路跑电。妈呀,我的小命真够大的,也许老天爷喜欢爱生活的我吧。

60年代中期,父亲在油矿副业厂“赵八沟农场”当厂长。那时的油矿农场,是老厂经济匮乏需求在周边农村建立的。父亲工作表现优秀,被抽调到副业厂当厂长。于是我们的家就多了一个家。父亲,妈妈,妹妹的家在农场。我,大哥,二哥的家在油矿。因为我们三个大一点的娃,到了上学年龄,在油矿子弟学校就读。70年,大哥高中毕业,被油矿招工参加了工作。欢送大哥和其他石油娃工作的那天,赵八沟农场就像过大年。十几家大人,娃们,在父亲的大队部里,各家拿来自家做的好菜,山西的“竹叶青酒”,还有记不起的玻璃瓶大葡萄酒。大家开怀喝酒畅饮,父亲激动的喝了好多酒,醉了!

大哥走了,没有大人招呼小的,我和二哥就成了没有父亲,母亲的娃。记得我应该上三年级了吧,会自己蒸玉米馍了。早晨,二哥贪睡,家里没有手表,更没有闹钟。我起床不知道几点,常常起来天还黑压压的,只有天空的星星闪闪烁烁。那时,父母亲不在,十几岁的二哥,就挖炼油厂露天池杂油,让我烧火做饭。早我出门提一个小桶,出去挖杂油做兄妹二人的饭。开始胆小,出门看漆黑的夜发怵,哭着腔叫二哥睁眼照我,二哥打着瞌睡的眼,拉着声音说“不怕”。于是我小跑出去,眼睛都不敢乱看,一头扎下去,在二哥的储存杂油“战壕”里,挖起几勺油,飞快跑回家。然后把油和柔草混合,用火柴盒点火。“嘭”一声,火快速燃烧起来。我就开始蒸玉米馍了。在土炕上,我吃力的拉出面发起的黑瓷盆,在碗里搅开碱面,倒进大盆里,用铁铲子搅面,然后用铁勺子挖起来,一勺一个玉米馍,扣在铁锅铁丝做的编子上。一锅馍扣完,然后盖上锅盖,在灶间再次添火。坐在火炉前,眼睛还在打着盹。(写在这里,我真泪流满面,那时十几岁的我,多么渴望母亲的照看和关心啊。因为那时不会打理我的头发,在学校,老师,学生经常批评我,老师一度给我梳头了。)

由于我和二哥生活不能很好自理,父亲省吃俭用买了“组合式”杂牌自行车,就是买人家旧了的大驾子,然后再配机身各部件。家里有了自行车,父亲就可以带着母亲回油矿,料理兄妹糟糕的家。后来上了初中的二哥会骑自行车了,可以骑车带着我上学。早六点多出发,中午带干粮在矿区家休息,晚七八点到父母的家。来来往往几年,小妹六岁也到了上学年龄,十五岁的二哥就在自行车前杠上带着妹妹,后座带着我,来回十几里地上学。每天太阳没起床,母亲就早起了,做好饭,看着娃吃好。我们要出发了,母亲就沿着小土路,不放心的站在高处送三个娃上学。一次,二哥骑着车带着我和妹妹,在一个上坡的路上,他力气小,一下子,三个人连同三个书包及中午干粮摔倒。二哥拉起两个妹妹,泪水在三人眼中夺眶而出。我们多么希望有一个就近安全的家啊。

84年吧,父亲撤回农场,我家也从矿区选油站沟,搬迁到了矿上的“红旗沟七零队”家属区。一排窑洞中间,独自坐北朝南的一孔半窑洞就是新家。搬进新家,知道了窑洞特殊位置。它是专门给当时的矿长特殊办公兼生活用的。那年,工作生活在甘谷驿油矿,结婚生了儿子的大哥,他家买了12寸黑白电视。听大嫂说娃会走路了,就吵着到邻居家看电视。上了幼儿园,看电视看的不回家了。没办法,大哥大嫂,在每人每月五十几块钱工作里,节省下来400多元钱,买了一台黑白小电视(忘了什么牌子),给儿子的奢求交了差。记不起那年过年了,细心的大哥牵挂着家,抱回了小家的黑白电视。为了让父亲家里也增添过年的气氛,弟妹们不再跑矿退休院看电视,大哥和嫂子又买了小彩电,黑白电视就归大家了。这下好了,过年我们兄妹也能享受吃好的,看大年中央电视台节目喽。

89年,女大当嫁的我,坐着二辆迎亲车嫁人。进家门第一眼,看见新家的电视机,就开心的笑了,忘了走的时候,母亲难舍的眼泪泪。后来妹妹长大也结婚了,妹夫当时是油矿电测站石油技术员。在岗位上,妹夫是钻研电测仪器的好手;是回到家里给邻居家修电视,收音机的“学雷锋”好后生。参加工作几年,通过不断的接触各种电路仪器,妹夫成了修义器的技术能手。单位领导派他到大城市学习,这下可长了妹夫视野。没几年,妹妹家不但买了彩电,还买了“联想”大屁股电脑。电脑放家里大桌子前,那个震撼劲别提了。同事,朋友,家人像赶集,络绎不绝来妹妹家看稀罕家当。妹妹自然得意了,嫁了个好女婿呗!94年,妹妹家又添置了德国“依法”大摩托,过几年又添置国产“木兰”女士摩托,好嘛,看妹妹幸福的。

2009年,妹妹家又买了美国人造的“福特车”。把原来国产小QQ车,淘汰给我这当姐姐的。尽管二手车,但是家里终于有了车啊!记得我的好友彩芬,她婆家哥哥学的好,通过在石油岗位上自学成才,苦读书本,尽然出国成家立业,成了另一国家国籍的人。听友讲,人家外国人,人人都有车,上特别是上下班都开自驾车。哎呀,这在中国怎么可能嘛?我们婆家四个娃,一部车都买不起,别说人人上下班开车,梦里开车吧!

好事杂就那么快。2012年,通过努力,我和老公也买了新车了。1.8T美国造帕萨特卧车。看看,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外国小家有车开,中国人在追赶超越中,创造了需要百年努力的奇迹。“三转一响一卡嚓”的梦,沿革到今天已经是淘汰了家庭用品。习主席习大大提出的“中国梦”,在中国大地上被亿万中国人共同唱响。
   “三转一响一卡擦”中的自行车,变得更加轻便,使用;缝纫机不再是年青人的奢望,变成了奶奶们的怀想和思念;高科技的手表成为这个时代的时间装饰品;继而由会看世界,又会打电话,还能相互看见对方的是高科技数字手机代替。
    我过去的梦,眼角辛酸的泪水飞吧,化作天空上翱翔的鹰,飞向更远的高空!

 

 

                                                  写于2018年7月22日

                                             


作者:贞德(黄宝玲) 录入:贞德(黄宝玲) 来源:原创
  • 上一篇:脸面
  • 下一篇:炎炎夏日话心情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356bet独赢_356bet邮箱无法验证_356bet备用‘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