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bet独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356bet备用‘ >> 内容

在大学的食堂里

作者:李贵生 录入:李贵生 来源:原创  时间:2016-4-10 1:19:32 点击:

 上大学的时候,为了省钱。我绞尽脑汁的在想各种省钱的办法。

我发现灶上有个规律:就是早上的稀饭收费,中午和下午的稀饭不收费。所以,我尽量的多喝中午和下午的稀饭,减少主食消耗。

一天,我觉得我发现了一个秘密:稀饭的锅底有很多的米粒,偶尔可以捞一勺稠的,那简直可以说就是米饭。如果再买一份菜……这样那不就好了吗?我心里可以说一阵的狂喜,好像天上已经掉下了馅饼,未来一片光明。那顿饭我吃的很香。

从那天下午开始到后来的几天,我发现,我的想法过于幼稚,老天爷就是再眷顾一个人,也是要他自己付出努力的。一些事物之所以形成了眼前的定势,都是经历了如同达尔文进化论所说的艰苦历程,也许学校灶上的管理员早就知道有人要钻这样的空子,也许他们已经做了无数次实验,得出了结论——要想钻这样的空子是很不容易的。

第二天,我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到汤锅前,激动地抓住汤勺,象挥舞着一件兵器一样,狠劲地舀了一勺倒进了自己的碗里。当我坐在餐厅准备慢慢地享用时才发现我的碗里根本就没有多少米粒,四顾同学,我觉得还不如他们的稠,因为汤锅一经搅动,即便你从捞,出来的也是稀饭。

后来我干脆厚着脸皮多次的捞,有时将稀的倒下,一碗汤我用三四次,慢慢篦。但每次这样,我似乎已经感到身后的长队有些骚动,同学们盯在我背上目光已经开始灼痛,似乎已经听见有人在说“哎,同学,怎么搞的,你快点啊!”;也许有人鄙视我的素质低下;也许他们在骂我是穷鬼,贪婪;也许那些漂亮的师姐师妹已经开始鄙夷窃笑了……

但是我放不下啊,那米饭对我的诱惑太大了。我默默地想,仔细地观察,象一只饥饿的小鸟远远的停在树枝上歪着脑袋窥探诱饵,渴望得到好不容易才发现的食物,但把每一次机会做的都是那样的谨慎。

没过多久,我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了。因为舀汤的勺子是桶状的,使劲的舀如同翻江倒海捞针,恰恰适得其反。如果把勺底向上,进到锅底后再轻轻翻转,口向上,然后慢慢垂直上浮,这样你就会有惊喜的发现,和收获······

几天以后,我就把捞米饭的技术练得炉火纯青了。

于是我很得意,好像自己有了一门技术,一门谋生手艺一样。每当我在慢慢的享用那一碗米饭时,心里无比的惬意,觉得同学们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我。当然我也常常给我们宿舍的弟兄们帮忙,时不时给他们中的一个或几个捞一碗这样免费的米饭。我们沉寖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

就这样,我在中午和下午(如果最后一节没有课)就会尽可能早的等候在学校食堂的门外。

隔着玻璃门,我常常看见一群穿着脏兮兮的白大褂的食堂里的伙夫们就餐完毕,有的伸着懒洋洋的腰,有的好像在开着荤玩笑,张着口大笑。那个来开门的人永远都是那样心不在焉、磨磨蹭蹭、慢慢腾腾的走到门口来,然后哐当的打开门。同学们象潮水一样涌向主食和各种炒菜摊,而我却是在大厅里寻找着那口盛汤的大锅,如同在如潮的西安火车站广场的人海里找寻我的恋人一样。只要发现就快步的来到那里,尽最大努力发挥好我的特长——打一份免费米饭

一天下午,我又一如往常地守候在食堂门外,因为学校的篮球比赛还没有结束,所以食堂外的学生还不是很多,我庆幸今天和我竞争的人不多。终于等到哐当的几声响后,食堂的门打开了,我很快的跑到那口我再熟悉不过的大锅前,熟练的“盛”了一碗米饭。我急着把米饭放在餐桌上,准备再去打一小份菜。也许这就是得意忘形,乐极生悲再好不过的一个例子吧,我竟然没有看清楚,把饭碗就放在了一个吃完饭,懒得动弹,一直就坐在那里的胖伙夫的面前。他瞪着眼睛看着我做了这一切。就在我转身准备去打菜时,他大喝一声“站住!你这是啥意思?啊,你这是啥意思?”。我愣怔地转身,只见一张肥大的脸,一双圆睁的小眼睛,俩撇八字胡。由于他的脸大,鼻子和耳朵显得很小。他正冲着我,用一只白白净净,胖乎乎的手指着我的碗。

我意识到,我今天倒霉了,栽了,撞枪口了。我后悔我没有观察形势和环境……

“好小子,你想吃白食啊,汤锅里的大米也不是白来的啊,啊……”

要知道当时本我来就有点懵,加上食堂里人少回音很大,后面他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一会儿,可能是学校的篮球比赛结束了,同学们又如往常潮水般涌来,一些人已经朝我们这里张望了。这时又一个伙夫朝我走来。

“咋了?”

“这个龟孙娃捞了一碗稠的,想白吃米饭哩”

“哎,那斯帝家里穷的很莫,穷的很就啵来歇,咋上洒大学尼莫?”两个伙夫,操着关中腔,轮番训斥我。

一个不可告人目的被人揭穿的羞愧之情涌上我的心头,我不知道我是恼羞成怒,还是怎么了,我抖胆地冲他们说了一句:“又没有捞你们家的锅底稠的?”。话一出口我就后悔,这不是人家的锅底子,还是谁的呢?难道还是自己的不成?这不是背着牛头不认赃吗?事实也正如我想的一样,我的话再次激怒了这两个伙夫,他们一发不可收的开始收拾我了。马上我们的周围被好奇的同学围的水泄不通……

“咋了歇?”一个妇女的声音在人群中炸响,围观的人群被炸开了一个口子,仿佛森林里出现一只老虎,小动物唯恐躲避不及一样,很多人悄悄溜走了。

一个胖乎乎的高大女人来到了我们面前。

“看什么看”她冷不丁的又一声炸雷,周围的人群顿时被炸跑了一大半。她,我听同学们说过,正是这个大灶的管理员(领导),而且是我们大学(现在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长xxx的妹妹(在大学时,我曾经三次看见她在餐厅对学生大打出手)。我既惭愧又害怕,低头不敢看她。那俩个伙夫马上把我怎么作弊的事向她做了汇报。她低头凑近了我的脸,说:“哎,我看你娃还亲亲第,咋就还这样尼?”。一边用一只手托着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扶起。她要好好的看看胆敢在她地盘上撒野的我——偷食者。我的腿和手臂开始发抖了。我尽量的用浑身的力量克制住,不让手脚抖的厉害,尽量不让其他同学看出我是个不中用的胆小鬼。我同时闭上了眼睛,我怎么还敢正视这位食堂的老大,校长大人的妹妹呢?因为我已经成了人家手心里缚住的小鸟——没有了任何抗争的能力了。

然而,就在这时,事情发生了逆转。

多少年以后我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巧合,也许,我命不该绝,也许老天爷在这个关键时候怜悯了穷困可怜的我吧,才使得我没有被继续批判下去,没有被他们交到我们系里去背处分——我当时可是最怕的就是这个结局。然而这时大灶的西北角——卖馒头的地方发生了骚乱——俩个伙夫和一个大学生打起来了,其他同学跟着起哄。

管理员和食堂伙夫们都赶到那里平叛了。

总之,当我睁开眼睛时,我身边几乎不见了人影,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西北方向的骚乱所吸引。我低头看见我的那碗米饭还静静的呆在那里,-----难道是它也被吓傻了?

现在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抓住大家不注意我的机会,端起饭碗转移到了餐厅的一个角落,又马上打了一点儿菜。我端起饭碗想回到宿舍去吃,又一想,也许宿舍的同学已经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于是,我又坐了下来,我尽量的面朝角落,将这个巨大而嘈杂的西农第四灶餐厅置于身后。我左手放在额前,有意无意的遮盖上眼睛,右手拿着筷子艰难地吃着饭,两串不听话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落在了我的这碗历经曲折而来的米饭碗里。我已经无法控制的开始无声哽咽了,甚至喉咙不由自主的开始了抽搐。为了掩饰这一切,我不停的往嘴里送饭,那米饭夹杂着我的泪水和回流的鼻涕,苦涩的,被我无意识的咽下……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敢去捞那汤锅的米饭 。 

作者:李贵生 录入:李贵生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清明节漫笔
  • 下一篇:乡间的早晨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356bet独赢_356bet邮箱无法验证_356bet备用‘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