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bet独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剧 本 >> 内容

女村官

作者:杜秀 录入:杜秀 来源:原创  时间:2016-4-9 0:35:28 点击:


时  间:   现代

地  点:   陕北某农家院内

人  物:   李桂花——某农村支部书记
              张铁牛——李桂花的丈夫

桂  花:   (身着西服急急忙忙地上)。铁牛……铁牛…… 你把咱们的猪喂了没,牛草铡下了没,果园里的沼肥上了

              没,再看一下黑蛋家砖拉回来了没有?刘宝家的沼气池好了没?噢!还有,教四凤家快点粉刷窑面子,美丽

              乡村建设快验收了,再通知她爷爷到民政站领救济款去。(电话铃响)喂!噢!王乡长,好了,好了,知

              道了,好好好,再见!再见!

铁  牛:   (西装革履故意咳嗽)嗯哼!嗯哼!

桂  花:   诶!铁牛,你打扮得洋洋地做甚呀?  

铁  牛:   跟你去了。

桂  花: 跟我去了?我去开会呀,你去干甚了?

铁  牛:   我看开会去呀!

桂  花: 哈哈!我们开的是“三八”妇女表彰会,咋你一个老男人家跟上做什么了?

铁  牛:   噢!你们过“三八”妇女节红火去嘞。我们,我们也要过“三九”男人节了。

桂  花:   咋不要胡闹了?咱家里村里一大堆事情,你走了谁管了嘛!

铁  牛:   那都是我的义务了?我算老几哩?

桂  花: 你看你!

铁  牛:   我怎了?

桂  花:   咋你跟上像个甚?

铁  牛:   像个甚?(态度转软)哈呀,尔格领导开会出门都引得秘书,我看,你这女领导也把我这男秘书引上么。

桂  花: 我没有你这秘书!不怕人家笑话!

铁  牛:   怕甚了?玉兔离不开嫦娥,秤杆离不开秤砣,这老汉也离不开老婆嘛!人家美国总统布什到中国访问还引得

              老婆么,你倒不能引我去了?

桂  花:   你!咋越说越来了。

铁  牛: 我咋了?自从咱们发了家,你咋是村里的头号人物了,又是致富女能手,又是科技示范户,还当上支部书记

              和市人大代表了。今儿这里开表彰会了,明儿那里开代表会了,吃香的喝辣的,到处风光去了。

桂  花:   这些难道你不高兴吗?

铁  牛:   高兴高兴,我就高兴日塌了!

桂  花:   那你咋了?

铁  牛: 你开会,一走就是那五儿六七天,大小事情都撂给我。我是走到地里就把活干,回到家里就做饭。还要把念

              书娃娃来照看,我这还算个有老婆的人了,啊?

桂  花:   (急忙)这这这,(安慰)唉!人家电视上说,男人下厨房,绝对新时尚。

铁 牛:   我只知道,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怎常是个光秃噜噜的光杆杆了?

桂  花:    哎! 这女人不是月亮,光知道温柔,不知道奋斗。          

铁 牛:   男人也不是太阳,光知道发光,不知道享受。

桂   花:   那你要咋价享受了?

铁 牛:   和你一齐去了,随龙王吃贺鱼,你吃稠的我喝汤!

桂   花:   太不像话了?

铁 牛:   咋了不像话?以后呀,我就是一疙瘩狗皮膏药,贴你,然你,不放你。

桂   花:   咹好了,好了,我的事情不是太多了嘛!

铁 牛:   事情多!咱俩干得一样的活,凭什么你咋到处样达了,我咋又当婆姨又当汉,家里的活儿队上的事,我替

               你忙得团团转。你当我傻呀!

桂  花:    你是我的助手么,你不替我谁替我?

铁 牛:   替你!咹,替你能把我的腿跑断,人家还把我当成痴松和灰汉。(不服气地)我咋成了你垫背的了我。

桂   花:   嗯……谁说的?

铁 牛:   那还要说了?咋看你,楞个曾曾的,春光灿烂的,就像那山丹丹花开耀山红。咋看我了?就像那干土畔上的

               狗尾巴草,又黄又瘦又耷拉。

桂  花:    哎呀!我为了咱全村人能过上好日子才冷落了你嘛!         

铁  牛:    全村人,你是我的老婆还是全村人的老婆?

桂  花:    铁牛!你你你,气死我了,

铁 牛:   你气死了,我好活了?(哭腔)你听人家咋价夸我了?

桂  花:  怎夸了?      

铁 牛:   张铁牛,好福气,娶下一个好婆姨,当家本事没法比,十里八乡数第一,

桂  花:    这有什么了?

铁  牛:    (气急)张铁牛,好脾气,婆姨说东不走西,家里家外出尽力,好像一头推磨驴。(暴躁地)走!你也不

               要当第一,我也不当推磨驴。咱把这个达书记辞了!

桂  花:    辞了! 说辞就辞了?

铁  牛:   (拽桂花胳膊)非辞不可!我要的是老婆不是书记。

铁  牛:   (挣脱)你走开!我干得好好价,为什么要辞了?

铁  牛:   你走不走!

桂  花:   不走!

铁  牛:   你辞不辞?

桂  花:   不辞!

铁  牛:   我教你当!(用力推桂花)

桂  花:   (一个扭咧严厉的)你!你要干什么?

铁  牛:   我!咹!(举手欲打)

桂  花:   你打,你打呀!

铁  牛:   (再次举手)我!我我,唉!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蹲地…抱头)

桂  花:    啊……你是想和我离婚?痛苦的)我,我走!再也不拖累你了!(慢慢站起沉重地走)

幕后女唱:对面面的那个圪梁梁上那是一个谁,那就是的那个勾你心魂的二妹妹,三哥哥在这圪梁梁上砍上两垛垛

               柴,咱们二人一人一垛背呀回来……

幕后男唱:一对对鸳鸯水上漂,人家都说咱们俩个好。

铁  牛:   (心酸地随音乐慢慢站起哼唱着走向桂花)谁要是有良心咱一辈辈好,谁没有那良心叫雅雀雀掏。

桂  花:   (含泪慢慢回头哼唱着走向铁牛)你对我好来我知道,就像那老羊疼羊羔。

桂  花:   (忽而又回头转身悲痛地欲走)唉!

幕后男唱: 山了在水了在那个人常在,咱二人甚时候把天地拜。

铁  牛:   (如梦初醒慢慢站起)啊! 我我我,(自打自)唉!这是怎么了?桂花,桂花,不要走,不要走,都怪我不

               好!都怪我不好!(急忙上去拉)你听,你听!这首歌就是我给你唱的呀!

桂  花:   (继续沉重地向前走去)唉!

铁  牛:   桂花,桂花……(追前去拽衣袖)桂花,你打我,骂我都行,千万不要走呀!快打我!打我!我不是人,不

              是人!(哭着摇桂花胳膊央求)原谅我,原谅我,因为我太爱你了,害怕失去你,才会这样,不要丢我。

桂  花:   (推开铁牛的手)太迟了……

铁  牛:   (焦急地)不,不迟,不迟……(哭腔)桂花……桂花……(上前挡住)我失去理智太冲动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良久)桂花,桂花……你说话呀!

桂  花:   (愣一会儿)放开,

铁  牛:    不……你不原谅我,我不放!

桂  花:   (慢慢抬起头檫眼泪)唉!铁牛,咱们都不冷静。还是好好想一想吧!(甩袖)

铁  牛:   桂花……咱这是怎么了?我就没有一点好吗?

桂  花:   (猛抬头向铁牛) 铁牛……我,我能不念你的好吗? 还记得,咱俩一起给果树修剪改型、拉枝套袋,一年

              四季吃苦受累。起早贪黑的干活吗?。

铁  牛:   记得,记得,我怕你有危险,常让你修剪树下面,我修剪树上面。

桂  花:   咱俩一齐套袋,你套梢梢,我套中间。你说是你这地球要围着我这太阳转。

铁  牛:   那时侯,咱们多恩爱呀!

桂  花:   我指挥村民修山路。

铁  牛:   我给你叫人又拉土。

桂  花:   我修学校和队部。

铁  牛:   我第一个和泥背石头。

桂  花:   你骑上自行车带我到县上请技术员。

铁  牛:   半路上下雨,咱俩个都摔成个泥格蛋。

桂  花:   为了推广苹果“四项管理技术”

铁  牛:   我让你先在咱们的果树上试验。还说这才最有说服力。

桂  花:   村里谁家有困难。

铁  牛:   我陪你起早睡半夜。直等到事情全解决。

桂  花:   我处理村务大事难回家,

铁  牛:   我又送饭菜又帮你把主意拿。

合  说:   咱们手拉手,肩靠肩,相依相伴一起走过多少年。

铁  牛:   你看咱们的手!

桂  花:  (举起双手)长满老茧!这是劳动人的手!

铁  牛:   就是这双手,让全村的苹果创收三百六十万,还是这双手,把群众带上致富路。

桂  花:   咱们打拼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能过上好光景 。

铁  牛:   尔格富裕了,就怕我这枣树茬子上盛不下你这凤凰鸟了!(沮丧地)

桂  花:   不,铁牛……你不要这样说!

铁  牛:   桂花,(哽咽)我只是……

桂  花:   怕我跑走了是不?

铁  牛:   嗯!心里常像猫爪爪挖了,七上八下的?

桂  花:   我知道,你是个知冷知热又务正的好心人。

铁  牛:   唉!谁叫我是一根筋了,不会刁开空儿耍一耍,溜一溜,女人堆里凑一凑?就解下听老婆话跟党走!

桂  花:   铁牛,你看咱村上需要有一个好当家人,才能带领大家把美丽乡村建设好,才能让更多的群众都发家致富奔

              小康呀!

铁  牛,   噢!这你放心,我决不拉你的后腿。    

桂  花:   人常说,这男人是耙耙,婆姨是匣匣,我愿当个耙耙,咱们俩一起挠挖。好不好?

铁  牛:   好!好! 咱们俩一起好好价挠挖!  

桂  花:   我是拉车的牛。

铁  牛:   我就是那平格展展的路。任你踏来任你走。

桂  花:   我是一辆车。

铁  牛:   我就是那润车的油。你保运转又加速。     

(合 )    哈哈哈哈!

幕  后:   桂花嫂,车来了,接你开会去了……

桂  花:   铁牛,咱们村要走“以畜养沼”,“以沼促果”、“果菜富民”的生态农业路子,要提高“延长苹果”的知名度,把

              苹果产业做的更大更强,飘扬过海,带动周边村子的农民都走上致富的路了。你可要支持我了!

铁  牛:   支持支持 没麻达! 对对对,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让老外的钱稀里哗啦流到咱的钱袋袋里来。

桂  花:   让咱农民富起来,生活品位提上来,生活质量好起来,扬眉吐气的好好价享受这美好的生活哩,

铁  牛:   啊呀金疙瘩,银疙瘩不如我老婆的脑瓜瓜。(失笑拍胸)总就我这一百二十来斤,没说的,全都交给你!

桂  花:   你不和我闹了?跟我去不了?

铁  牛:   报告领导,铁牛一切行动听指挥!嘻嘻! 只要你心里有我。

桂  花:   没你还能有谁了?

幕  后:   嘀嘀……嘀嘀……

铁  牛:   哎!桂花……车来了,

桂  花:   车来了……我走了。(走几步)

铁  牛:   你等一等!(拉住不放)等一等!

桂  花:   又咋了?

铁  牛:   我还有正经事了

桂  花:   那你快说呀!

铁  牛:   让我亲一口!(铁牛做探脖撅嘴亲吻状)

桂  花:  (指头指)你……

(幕落)

             


作者:杜秀 录入:杜秀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大拜年
  • 下一篇:八个老婆看大桥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356bet独赢_356bet邮箱无法验证_356bet备用‘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