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bet独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陕北女人》连载一

作者:如雪 录入:如雪 来源:原创  时间:2015-12-23 11:08:44 点击:

《陕北女人》连载一  

    桃花村是陕北黄土高原的一个小村子。村子四面环山。村子前边有一条清澈的小河缓缓流过。村子的对面山上是一大片桃树林,每到开春,山上姹紫嫣红的桃花把这个贫穷的小山村装扮得分外美丽。坡上叫不上名的野花,树上一簇簇争艳的桃花,使这个贫脊的小山村也露出了难得的娇艳。这个时候,空气中便会飘浮着淡淡的花香,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扑鼻而来。

    村子里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终生与土地为伴。因为自然环境的恶劣,人们广种薄收,靠天吃饭,日子虽然过的清贫,但他们又是那样的知足。

    一进村子,有一间普通的农家小院,坐北向南有三孔土窑,侧西的院子有两间瓦房,整个院落四周用砖砌出一个宽敞平坦的农家小院,宇鹏家就住在这个小院里。

    宇鹏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劳力。本来这个家以前在村里还是个富裕的人家,他的父亲识文断字,当了多年的村长。老村长为人厚道,做事公平,让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很是敬佩。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前两年,老村长不幸患上了肝病,在医院治疗多日后,花尽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到最后还是撒手西去,丢下未成年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老村长的离世,如同天塌了,地陷了。看着一家老小没有了依靠,宇鹏的妈妈悲从心来,放声痛哭。

    当时宇鹏正在上高中,看着家里老的老,小的小,他在痛苦中纠结着。是停学回家,承担起养活一家人的义务?还是继续学业,完成父亲的遗愿,考上大学,走出农门?

    慧琴是宇鹏的高中同学,他们两家相距只有十八里的路程,每到周末,宇鹏都会约上慧琴一块回家。

    八十年代的人很保守,就是一个班的同学,都不说话,不知道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还是自己的革命。同学几年下来,没说过一句话都是常有的事。

    宇鹏上学时家庭是比较好的,有一辆永久牌的自行车,这让班上的同学们很是羡慕。每到放学,慧琴先背着书包离开学校,一个人走了。宇鹏等同学们都走了以后,这才骑上自行车飞快地奔向马路。

    慧琴一个人慢慢地走在马路边,等宇鹏到慧琴身边的时候,慧琴回过头看见了迎面而来的宇鹏。

    上车吧! 有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们俩人之间一切无须语言,单用眼神就能知道个所以然来。

    自行车慢了下来,待慧琴稳稳地坐上去后,宇鹏这才加快了速度,飞一般地在马路上行驶。

    慧琴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姑娘,自小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陕北穷乡僻壤,不长庄稼,但养出的女人个个俊俏。慧琴正到了花朵般的年龄,高挑的个头,丰满的身材,皮肤细嫩粉白,象颗熟透的苹果,一双水灵灵的毛眼睛似乎能将人的魂勾走。

    在农村,十八岁已到了出嫁的年龄。她能在学校上高中,在农村是很少见的。慧琴有一个哥哥,因为小时得了小儿麻痹,落下了终身残疾。慧琴的下边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因为慧琴的妈妈上过学堂,只因成份不好才嫁给了一贫如洗的慧琴的爸爸。可惜慧琴的爸爸竟然一字不识,这让慧琴的妈妈总感觉活得压抑,活得苦闷。所以,她下决心要让慧琴走出农门,圆自己未能实现的梦。慧琴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路下来学习成绩优异,很让妈妈欣慰。

    听说你要停学,不念了,为什么?慧琴坐上车后,急切地问道,她也是从同学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

    你是知道的,我爸爸去世后,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没人种地,一家人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再来供我上学?宇鹏不紧不慢地回答着。

    你们在村里是大户,亲戚也多,可以向他们借点,无论如何再有一学期就要考试了。慧琴不想让宇鹏就这样离开学校,宇鹏的学习在年级里都是名列前茅,这么停学,太可惜了。

    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为了给爸爸看病,早就花完了,现在还欠了外债,妈妈都快急死了,我还有什么心思再念书呢?宇鹏满面愁容。

    宇鹏是一个典型的陕北后生,浓眉大眼,高大英俊。在县里上学,很多城里的姑娘时不时地给他抛媚眼,他却装做什么也不懂。除过读书,他从不关心其它人,不过,慧琴除外。

    慧琴和他虽然是同学,但在班上互相也不说话,只有在回家的路上,他们才有了交流。看到未满二十岁的宇鹏象个大人般地懂事,,慧琴心里充满了感动,宇鹏象座大山般高大,是个可以依赖终生的人。慧琴的心里涌起一阵初恋的喜悦。看着一心一意骑车的宇鹏,慧琴在心里默默地喜欢上了这个英俊、憨厚、耿直的小伙子。

    你到了,我自己走着就回去了。看见到了桃花村,慧琴不好再让宇鹏送自己。尽管每次都在拒绝,但宇鹏每次都会坚持把她送回家。

    还有十几里的路呢,眼看着不早了,我咋能放心让你一个人走呢。宇鹏坚持着。

    车骑不了多远,就到了一坐大山前。翻过这坐大山,再走一段路,就到了。要翻山了,自行车是骑不成了,宇鹏把自行车推到前边一个破烂的土窑洞里,把车锁上,就陪着慧琴往王家沟走去。

    在陕北,只要有村子就会有土窑洞,陕北人世世代代生活在土窑洞里陕北山多土厚,靠着山洼就能挖成一孔孔供人居住的土窑洞。一个窑洞里是一条长长宽宽的炕,一家老小,晚上全都睡在土炕上。每到冬天烧上柴火,人睡在土炕上,身子下边暖暖的,很舒服。夏天的时候,土窑洞如空调般凉爽,晚上睡觉还得盖厚被子。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就是陕北的土窑洞养出了多少英雄男儿、柔情女子。

    王家沟住的人家大多姓王,只有慧琴家是爷爷逃荒到这个村里的。爷爷来自贫穷的上头(那个时候称米脂、佳县、绥德为上头)。貂禅就是米脂人,米脂是一个具有浪漫情调和传奇色彩的地方,是一个诞生女儿侠骨柔情和男人热血铁骨的地方。貂禅的回眸一笑使得英雄顿生怜香惜玉之情。李自成的金戈铁马让明王朝的崇祯皇帝自缢煤山。

    因为米脂的土地贫瘠,人多地少,为了活命,慧琴爷爷才一路逃荒来到王家沟,在这里安家落户。因此,姓高的慧琴家,是村里唯一一家外姓人。

    翻过山,天色渐晚,就听见揽羊的憨憨在高声地唱着歌……千块块金砖万两两银,买房买地买不了人……

    憨憨是王家沟人,快三十岁了。自打慧琴记事起,每天都看见他早出晚归地揽羊。山里的人结婚早,象他这个年龄没有娶上媳妇的还不多。他家弟兄五个,穷的叮当响。人都说他不精,可慧琴觉得他一点也不憨,真不明白村里人咋都叫他憨憨呢?

    看到慧琴,憨憨高声呐喊起来:慧琴回来了,你相跟(陕北方言,意思是一块)的是谁了?

    我们同学,来送我了。

    让人家娃娃回咱窑里喝口水么。

    慧琴,你和他相跟上回家,我就回去了。看到有了结伴的人,宇鹏说着,然后对憨憨说:大哥,我回家了,你和慧琴相跟上回嗑(回去之意)。宇鹏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慧琴跟着憨憨一块回到了家。

    慧琴走到自家的院子里,残疾的哥哥慧平正在院子里劈柴,看到妹妹回到家,就对着窑里喊道:妈妈,慧慧回来了。说着站起身来,接过妹妹背上的书包。天都快黑了,咱妈正念叨你了,累了吧?”“不累,我回来了。慧琴跑进窑里,一下子搂住妈妈的脖子,妈,想死我了。”“死女子,这么大了,咋还没个样样,象个憨娃娃家。慧琴妈妈正在擀面,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慧琴妈妈虽说人到中年,依然能看出年轻时的漂亮模样。四十多岁的她,中等身材,皮肤细白,不胖不瘦,完全看不出是生了四个孩子的母亲。慧琴的模样多随了母亲,也是一个美人胚子。慧琴有时还真纳闷,爸爸长得比妈妈差远了,而且年龄也比妈妈大好多岁,妈妈咋就能嫁给他呢?他们走在一起时,怎么看也不象是夫妻。

    妈,我爸爸呢?

    到队长家去了,听说要出劳力修大坝了。

    咱家除过我爸,也没人能去呀。哥哥慧平腿有残疾,妹妹慧霞年龄还小。

    要是不出劳力,是要出钱的,咱家哪来的钱么。妈妈一心一意的擀面。

    陕北的婆姨没有不会擀面的,看她们擀面象是在表演。一块大大的案板上,和好的面在擀仗下慢慢地变化。刚开始是一个小小的圆形,随着圆形的变大,面薄如纸,将擀好的面一层层地叠起,用刀切的细细的。切好的面一把把的放好,等锅里的水烧开,煮进去,一会功夫,一碗鸡蛋面就做好了。每次回到家,慧琴都能享用到妈妈做的面,她吃着特别香,有时慧琴在学校做梦都在吃呢。

    正在吃饭,慧琴的爸爸回来了,本来他就比慧琴妈妈年龄大,加上性格内向,不善言辞,背微驼,脸上是一道道的紴纹,看起来比同龄人要老许多

    爸爸,快吃饭。慧琴把捞好的面端给她爸。

    嗯,回来了。看见女儿他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喜悦。

    要是慧琴不念书了,早就应该出嫁了,都怨这个死婆姨,非要让她念书,生了个赔钱货。人家别人家的女子,一结婚,一下就是上万元的财礼,也不用发愁没钱。再说慧平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了,没有钱,拿什么娶媳妇呢?慧琴的爸爸吃着饭,默默地想着心事。

    第二天一早,熟睡中的慧琴被一阵吵闹声惊醒。听到院子里高声的叫骂声,慧琴匆匆忙忙起床,跑了出去。原来是村长的老婆母老虎。一个小小的王家沟,说起她的名字很多人不知道,说起母老虎那可是人人皆知。因为是村长的老婆,她比别人多了几份霸道,因为长得丑,她容不得漂亮的女人在她的面前出现。

    说来也怪,陕北出美女,但出的丑女也是很有特色。你看她:五短身材,满脸肥肉,鼻孔朝天,脸黑如炭。有道是:观相识人。这样一个女人,让王家沟的人唯恐躲避不及。可她就偏偏地盯上了慧琴家。

    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长得一副狐狸样,专为勾引男人了?母老虎双手叉腰,唾沫星子乱飞,骂得起劲。

    你骂谁了?慧琴上前质问这个肥婆。

    老娘就骂你妈那个骚货了,你把老娘能咋?

    把你的烂嘴放干净点,为什么骂人?

    哎呀,大家快来看,狐狸精还没死了,又来个小狐狸精,一看你那个媚样子,也不是个好东西。

    他婶子,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不要再骂了,让人笑话了。慧琴爸劝着。

    怕人笑话,就让你家狐狸精老实点,别再勾引我老汉,他半夜里叫的都是你家老婆的名字,桂花,桂华,看恶心人不。慧琴这下明白,这个母老虎为啥要来骂人了。

    妈妈,咱不理她,回窑。慧琴拉着气得脸色煞白的母亲回到家里。

    烂婊子,你听好,让我再发现你和老东西有来往,小心你的皮烂。母老虎见没人理她,高声地叫骂着离开了。

    丢死人了,上辈子亏了人了,让我丢人现眼。慧琴爸爸气得不停地骂。

    慧琴妈妈一个劲地哭。自打慧琴记事起,就没见妈妈高兴过。慧琴是在父母打架中长大的,父亲稍有不如意,就会给妈妈一顿打。有时候,慧琴都在恨父亲,为什么这么打妈妈呢?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那个时代男女青年逃不脱的婚姻命运。漂亮的桂花在年复一年的岁月中,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慧琴的身上。无论她吃多少苦,受多少累,只要看到女儿,她的心就是甜的。

    眼看着高考就要到了,毕业班的学生们紧张地复习着功课,宇鹏却没有一点心思学习。周末回到家,看着愁眉苦脸的一家人,他的心里如同刀铰般地难过。

    叮呤呤……一阵下课铃声把宇鹏的心事打断,他从抽屉里拿出碗筷,向大灶走去。

    开学的时候,农村来的学生将家里种的玉米交给灶上,出加工费,灶上给学生兑换成粗粮票。那时家庭好的能交上白面,兑换的是细粮票。菜是五分钱一碗的大烩菜,里面是洋芋、白菜、萝卜放在一起加上水煮熟。一毛钱的菜里边放点粉条,三毛钱的菜有一星半点的肉丝。家庭不好的同学只买窝头,喝一碗白开水。宇鹏经常买上两个窝头,五分钱的菜,倒上一碗白开水,一口气吃完。秀莲经常把自己的细粮票偷着给了宇鹏,而自己却吃粗粮,有时就去关系好的同学家吃饭。秀莲是慧琴最要好的同学。

    秀莲家住在学校的后山上,虽然说她家也不富裕,但每到节日,秀莲都会叫上慧琴去她家。这一年的清明节,她们一块去了秀莲家。

    秀莲的妈妈是个干练的中年女人,等她们到家的时候,饭菜已经摆在了小饭桌上。

    婶子,你的手真巧,捏得老馍咋这么漂亮呢?慧琴看到白白的老馍上捏着的花、鸟,点缀着点点红绿。她仔细地看着那一件件如同工艺品般地老馍,惊叹婶子的手艺咋这么好呢。

    呵呵,巧甚(甚:什么)了,哪个女人不会蒸老馍,赶快洗手,吃饭吧。

    桌上摆上了凉菜,还有炒鸡蛋、烩菜,这是平时很少吃到的饭菜,慧琴吃得很香。

    等她们吃完饭准备上学的时候,秀莲的哥哥回来了,慧琴早就知道秀莲有一个哥哥,但慧琴还是第一次见他。

    哥哥,这是我同学,慧琴。

    你好,我叫浩军。

    军哥好。慧琴笑眯眯地看着秀莲的哥哥。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大小伙子竟然脸红了。

    嗯,你好。你们去上课吧,吃完饭,我也要去上班了。

    慧琴和秀莲手拉着手走向学校。

    课间休息的时候,同学们都去教室外边了。慧琴正在做作业,感觉到有人给她的桌子上放了一本书,抬头一看,宇鹏已转身离开了。她翻开书,里面有一封信。慧琴看看周围没人注意,悄悄地打开,上边写着:

    慧琴:

    我考虑再三,不能继续学业了。我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他们一个上初中,一个马上就要上高中。我得供他们上学,只有我回家劳动,才能让他们完成学业。我决定这个星期上完,下星期就不来了。你好好学习,争取考上理想的大学。

    宇鹏即日

    看完信,慧琴心里一阵阵地铰痛。她知道没法改变现实,她更不知道该如何帮助陷入困境的宇鹏。

    周六只上半天课,慧琴先离开了学校。走到马路上,她便看到宇鹏已经在路边等着她了。自行车的后座上有一个铺盖卷,前边的扶手上挂着两个包,他所有的家当都在自行车上了,看来他是铁着心要停学了。

    真的不念了?慧琴还是不死心。

    不念了,没有条件。

    刘老师让你停学了?

    不让也没办法,我家里是这样的情况。慧琴注意到,这些天宇鹏明显地瘦了。他眉头紧锁,心里不知有多么痛苦呀!

    他们两人默不作声,一前一后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天是阴沉沉的,可能要下雨了,远远地听到,山梁上传来一阵阵信天游的歌声:

    羊肚子手巾哟那三道道蓝

    咱们见面面容易啦话话难

    一个在山上哟一个在沟

    咱们啦不上话儿招一招手

    见那个村村哟了不见人

    我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

    ……

 

(未完待续)

作者:如雪 录入:如雪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受苦人
  • 下一篇:《陕北女人》连载二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356bet独赢_356bet邮箱无法验证_356bet备用‘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